0579-8699-3791

义乌网站建设 APP开发 要找 ➙ 专业的义乌网络公司

知识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图虫与蚂蚁金服旗下蚂蚁区块链达成合作:图虫引入业内领先的蚂蚁区块链技术,为入驻平台的摄影师提供全方面的作品版权保护。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的摄影师社区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网站建设 >

网络原创版权保护不易,区块链存证确权给力

发表时间:2020-04-19 12:34 文章来源:佚名

近日,字节跳动旗下图虫与蚂蚁金服旗下蚂蚁区块链达成合作:图虫引入业内领先的蚂蚁区块链技术,为入驻平台的摄影师提供全方面的作品版权保护。作为字节跳动旗下的摄影师社区,图虫拥有800万摄影师资源,平台上在库图片总量达到4.6亿。图虫成为首家蚂蚁区块链技术支持的影像数字内容版权合作平台,同时也是国内领先的区块链存证确权摄影师平台,图虫平台上的原创作品将“上链可查”,摄影创作再无后顾之忧。

对于网络原创者而言,无论是摄影作品还是文学作品,原创过程漫长,而作品被盗用却是瞬间的事情。网络著作权侵权纠纷层出不穷的原因与当前低廉的侵权成本和高昂的维权成本有密切的关系,其中涉及到网络运营平台运营者以及平台内运营者的责任问题。

一名名叫“华某”的网络用户将电影作品《七剑》的数字化版本压制并上传到网站供其他网络用户下载或在线观看。该网站为《七剑》数字化版本的下载和在线播放提供了独立的网页空间,且该网页经过了统一、规范的编辑,影片名称、主要演员、海报图片和内容介绍等相关内容排列整齐。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某影视公司享有电影作品《七剑》在中国内地的著作权,权利范围包括电影作品《七剑》的数字化版本。而被告某网络公司是网站的ICP单位,即网络内容提供服务商负责该网站内容的组织、编辑和发布。根据发布《七剑》数字化版本的网页内容和形式反映,被告某网络公司作为网站的ICP单位,许可了网络用户“华某”的上传和发布行为,因此可以认定被告某网络公司直接参与了发布《七剑》数字化版本,并供其他网络用户下载或在线观看的行为。所以,法院认为被告某网络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某影视公司对电影作品《七剑》所享有的著作权。

在此案中,原告之所以能够胜诉,首先在于其版权清晰,其次运营平台责任界限明确。关于网络著作权保护的作品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包括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各类作品的数字化形式。在网络环境下无法归于著作权法第三条列举的作品范围,但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其他智力创作成果,人民法院应当予以保护。关于运营平台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知识产权权利人认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通知应当包括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因通知错误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加倍承担赔偿责任。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发表其作品的;(二)未经合作作者许可,将与他人合作创作的作品当作自己单独创作的作品发表的;(三)没有参加创作,为谋取个人名利,在他人作品上署名的;(四)歪曲、篡改他人作品的;(五)剽窃他人作品的;(六)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以展览、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或者以改编、翻译、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七)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八)未经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计算机软件、录音录像制品的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出租其作品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九)未经出版者许可,使用其出版的图书、期刊的版式设计的;(十)未经表演者许可,从现场直播或者公开传送其现场表演,或者录制其表演的;(十一)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

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二)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三)未经表演者许可,复制、发行录有其表演的录音录像制品,或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表演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四)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录像制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五)未经许可,播放或者复制广播、电视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六)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技术措施的,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七)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删除或者改变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的权利管理电子信息的,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八)制作、出售假冒他人署名的作品的。

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五条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无法确定的,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作品类型、合理使用费、侵权行为性质、后果等情节综合确定。

2019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第(七)条规定:加强专业技术支撑。加强科技研发,通过源头追溯、实时监测、在线识别等技术手段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建设侵权假冒线索智能检测系统,提升打击侵权假冒行为效率及精准度。在知识产权行政执法案件处理和司法活动中引入技术调查官制度,协助行政执法部门、司法部门准确高效认定技术事实。探索加强知识产权侵权鉴定能力建设,研究建立侵权损害评估制度,进一步加强司法鉴定机构专业化、程序规范化建设。

区块链技术对网络版权的保护,是基于著作权法“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时起产生”和“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均享有著作权”的法律规定。原创作者将原创作品发布在平台上,通过区块链技术,享有“发布即存证”的服务,为原创作者日后维护网络版权提供了积极的条件。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