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9-8699-3791

义乌网站建设 APP开发 要找 ➙ 专业的义乌网络公司

知识

在面向海外市场正式发布HMSCore4.0、应用市场AppGallery以及一系列开发者扶持政策之后,华为有了相对完整的面向海外消费者的移动服务生态。不过这并不是华为变化的重点,它正在更多层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软件开发 >

华为推出搜索应用,这是要和谷歌刚正面?

发表时间:2020-03-22 12:46 文章来源:佚名

在面向海外市场正式发布HMS Core 4.0、应用市场AppGallery以及一系列开发者扶持政策之后,华为有了相对完整的面向海外消费者的移动服务生态。不过这并不是华为变化的重点,它正在更多层面上取代原本难以替换的谷歌。

根据海外媒体xda-developers的报道,华为正在内测名为华为搜索(Huawei Search)的手机应用,目前已经提供了相对完善的搜索服务,有望在今后于海外市场发售的华为手机中对应原本谷歌搜索的位置。

从目前的内测版华为搜索来看,它已经具有相当多原本需要谷歌搜索应用才能实现的功能,比如说网页搜索、图片/视频/新闻搜索、信息流推送、天气预报展示等等。现在可以接入华为账号保存搜索记录,也支持EMUI 10的深色模式,已经算得上功能完善的应用。

当然,谷歌搜索中与谷歌移动服务生态接入的功能,华为搜索目前还没有实现。比如说智能语音助手、场景/照片搜索或是播客服务,毕竟都是谷歌作为互联网企业20多年来逐渐推出的服务,对紧张程度不亚于“赶鸭子上架”的HMS来说,自然是无法同日而语。

华为搜索在界面上有一些和谷歌搜索相似之处,这可能是为了让用户能够更快适应。现在华为搜索可以给出相对准确的搜索结果,不过和谷歌、雅虎、必应等热门搜索引擎并不重合,所以尚不确定是华为与现有搜索引擎的合作产物还是自研搜索引擎。

如果在功能角度上来看,华为搜索仅仅是填补了GMS撤出后,手机在线搜索功能的空白。但拔高到完整移动服务生态来看,它或许意味着HMS有相当充足的能力去面对海外市场消费者的移动体验需求,这部分需求之前几乎完全由GMS进行服务。

前不久的发布会上,华为向全球发布了HMS Core 4.0,作为海外市场移动服务的核心,提供了从账号到应用到服务再到面向开发者的功能与支持等一系列能力。就如名字“华为移动服务(Huawei Mobile Service)”一般,是冲着全方位替代GMS而来。

华为的应用市场AppGallery,更是代表着原本在海外市场更偏向于纯粹终端厂商的华为,在被美国制裁、无法使用谷歌等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之后向综合形厂商的转型。应用分发、支付接入、广告系统在内的完整的移动应用生态建成,开始为用户带来服务,为应用开发者等合作伙伴带来收益。

在华为终端无法使用GMS的消息传来时,我们一度担心失去了移动服务能力的华为手机等产品,会像卸下了车轮的汽车那样寸步难行。对于海外市场的手机消费者来说,他们的移动设备使用习惯建立在谷歌等国际互联网厂商带来的体验上,没有GMS手机就相当于没有联网。

HMS作为救兵登场之后,带来的核心能力、应用市场、在线搜索都都在表达一个态度:华为做好了没有GMS的准备。原本基于GMS和主流互联网服务的体验,HMS组件都提供了相对完整的替代品,至少在功能上做到了一一对应。

如何让消费者在账号切换后能够快速适应,接受HMS打造的生态体系,就是华为接下来需要逐个击破的问题。华为手机2019年在海外市场的失落,移动服务缺失占到了很大一部分,现在HMS可以随着新机一同上市,正是华为在全球重获增长的机会。

现阶段展示和曝光的HMS组件,让我们看到了华为较为成熟和迅速的研发能力。美国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至今不到一年时间,就带来了足够填补功能和体验空缺的完整体系,技术储备、组织调度等环节上的优势都展现出来。

未来有望在全系华为消费者产品应用的鸿蒙OS更是让人期待,几乎完全独立于美国合作伙伴和Android,又能有较大用户规模和泛用性,这在商业和软件开发历史中都尚属罕见。现阶段的鸿蒙还只是美好的愿景,究竟能否达成华为目标和市场期待,还得看之后带来的实际产品。

不过完全自主研发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弊的事情,有多个细节上的问题等待着华为。首先是研发速度,利用现有商业合作或是开源产品可以快速带来优质产品,Android阵营的崛起就是一个实例。完全用自有力量去打造全方面的系统性产品,难免需要经历“重新造轮子”的过程。

另一个便是本地化,主战场在中国的华为就在产品中提供了相当多符合国内市场需求的卖点,在国外也应该如此。历史中有不少反面例子,多少在本国大热的消费数码产品,就是因为没有在中国或是其他市场提供合适的本地化功能和服务,最终铩羽而归。

还有能够满足庞大开发团队的支持力度,余承东曾在HDC 2019大会透露,光是研发鸿蒙OS华为就投入了约4000~5000的开发者团队。这也意味着华为迫切需要市场增长,来保证足够多的收益,进而维持如此大规模研发运营团队。

好在华为并不完全是单打独斗状态,这家公司还有完全自主研发以外的道路可以选择,来帮助自身强化研发能力、提升推动速度,抑或是分散风险以及均摊成本。

虽然谷歌在全球市场上有着极强的号召力,但实际存在的本地化需求也给市场留下了空缺,谷歌之外的企业能够以更符合用户需求的本地化体验存活下来。欧亚市场有尤为多见,比如俄罗斯最大搜索引擎Yandex以及衍生的服务阵容,印度通信运营商Jio的智能手机产品和系统。

相比国际企业的全球统一体验,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国公司更能把握当地用户的细微化。如果华为将一部分移动服务能力交与当地市场的互联网服务商完成,可以实现快速贴近市场动向,降低研发与争取市场投入的一举两得。

近期有曝光,华为将把IndusOS选作在印度市场的合作对象,采用后者的应用市场来替代的谷歌应用市场。IndusOS目前具有40万应用规模,同时完成了对印度本土12种不同语言的支持,占有印度市场较多份额的三星以及Micromax,都将其作为本地化合作伙伴。

与其他中国手机厂商抱团出海亦有道理所在,中文母语以及更贴近中国开发者的先天优势,有望带来1+1>2的效果。小米、OPPO以及vivo就组建了应用分发联盟GSDA,面向俄罗斯、东南亚和拉美等地区统一接入开发者,如果华为加入则能带来利用现有资源和引入更多流量的双重效果。

即使有不可抗力影响的存在,去谷歌化一事还是值得商榷。我们看到了谷歌组建开放系统联盟并提供Android和GMS,看到了谷歌从全球Android生态庞大用户群体中获取利润,但谷歌为手机厂商提供的便利和保护同样不能抹去。

谷歌的商业模式其实很简单,占据用户入口并将这股流量转化为广告等营销收入。赖以成名的谷歌搜索、占据全球流量前排的Youtube还有海外市场Android手机几乎标配的GMS都是如此。在谷歌2019年第三季度,广告带来339.16亿美元营收,占当季收入的约83%。

广告之外,还有Google Play商店应用和影音内容销售提供的分成,因此谷歌不会轻易将这部分饭碗让与他人。从谷歌打击各种不合规授权版本手机产品,再到与联盟中各大手机厂商之间的斡旋,都能看出谷歌对GMS带来的收入的重视程度。

GMS也并不是“路霸”角色,它实实在在地为手机厂商提供了便利:云服务、AI助理等能力所需的庞大资源不是一般手机厂商可以支撑,应用市场包含的庞大生态也给手机产品带来吸引用户的充分理由。GMS和厂商的资源交换已经是十分成熟的模式。

而且谷歌还为手机厂商解决了一部分监管压力,所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都必须重视的隐私就是一例。接入GMS之后相当多的用户数据被存放在谷歌,来自消费者群体和政府监管的影响也都会指向谷歌。手机厂商可以更专注于打造产品,而不是提供服务。

包括华为搜索在内的HMS应用,海外实体都指向了华为在爱尔兰的子公司Aspiegel,这可能就是为了满足欧盟条例要求而做的改变。在海外市场接入华为账号体系后,需要对用户隐私和使用数据负责的主体变成了华为,那么解决相关问题的担子也就交到了华为手上。

华为进入海外市场的履历是光鲜的,从草创初期尝试在通讯设备市场的努力就能反映出,这家公司会积极响应当地市场的规定并做出相应调整。不过消费市场并不能完全套用商业市场的经验,华为要依靠HMS拿下全球增长目标,可能要经历几番恶战。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